我能够给你我的寂寞,我的黑暗,我心灵的饥渴 我在尝试贿赂你,用无常,用危险,用失败
  • 事情总是在失落以后发生

    2008/05/25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searme-logs/21636933.html

    坐在人工湖边,她能清晰地看到湖水里的绿藻。始终没有看旁边的人。不愿摘下墨镜,小心翼翼掩饰心情。可是面对冰蓝的天空和泛绿的湖水,她怎么也笑不出来。背后只有疲倦,闭上眼睛,周遭的沉默将她淹溺。莫名的有些局促,不好的预感,猜想原因,隐隐的将坏情绪归结于生理期。她靠着椅,尽量放松身体平视前方。她在等待,三言两语,随意的嬉笑。不会有深入的探讨的,她暗中猜想。
    从来都是顾左右而言其他。大的不同成就深的误会。她觉得手里必须要拿些什么才好。一会是烟,一会是茶杯,她怕自己真的静下来了。不冷,但还是披了外套盖住身体,喜欢被包裹住的感觉,因为始终缺乏安全感。前胸很堵,但她知道文胸搭扣并无扣错。旁边有双眼睛一直在盯着她,她不敢看。她曾经惊叹并兴奋着拍下的眼睛,开始变得有距离。似乎没几天,千丝万缕都已成灰烬。空气里她只能嗅到自己手腕处香水的味道。身后有人在用手机大声放着流行歌曲,她皱眉,戴上耳机。红辣椒乐队的Californication,她曾走在17岁的一场大雨中反复的听它。湖边一人不时地将手中的钩子抛入水中,再捞上来,每次都是钩住大片水草。如此反复多次,她也开始好奇,那人究竟在做什么。不动声色,她控制表达任何情绪。可是,无论如何努力,情绪还是会爆发吧,她记得自己突然脱口而出说了许多。被衣服盖住的身体抽搐着,眼泪沿着倾斜的面颊滚落到锁骨窝,有些凉,又有些痒。仍旧不能够解恨。原来每个人理解事情的角度是如此不同,却又愚蠢得自以为是不肯沟通。她在心底暗暗地恨着,表面上耍足了脾气。她知道,这很可能是最后一次,在那双盯着她的眼睛面前泄愤流泪。
    擦干泪水,没有回头,已无法感到身后目光的存在,独自走在阳光下,浑身冰凉。她知道,有些话已没有机会再说了。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有什么能够比我们所爱的更重要。
  • 想她过得能好点!